云深入微

礼猿我还可以吸,吸一辈纸

【礼猿点文】际遇

研究员礼x大学生猿,清淡的相遇相爱的故事。

那么——








【一】

张开五指抬高,细碎的尘埃在阳光里慢腾腾飘着,透过指缝看去,天花板也染上温柔。额头保留男人唇瓣的触感,耳朵收好男人出门前的嘱咐,脚踝无聊地转动着,仰躺在被窝里还不想起床。

——现在这么懒散一定是被那人惯出来的。伏见猿比古眨眨眼坐起身,摸起一旁度数不高的黑框眼镜戴上,咋着舌把散漫归因于恋人的宠溺。挠挠昨晚男人在锁骨上留下的齿痕,他想起来还有点教授交代的资料要整理,于是拖着还没睡醒的身躯去洗脸刷牙。清醒了从卫生间出来,伏见环顾着两人共有的六叠半空间,突然泛起恍惚之感。

——啊,本来以为会孤独终老来着。






【二】

说起伏见猿比古和恋人的相遇,也是件颇可称道的风雅之事。

在高中以计算机技术高超闻名于同学之间的伏见,到了大学却考入了文学学部。平时他总以沉闷脸孔示人,就连父母也搞不清他的想法。一进大学就搬出去独自居住,除了去上课就是窝在家里看书。

对伏见猿比古来说现实世界不怎么有趣,他也不介意把自己埋进故纸堆里一辈子。只是偶尔天气好,他会在校园的树荫下看着书晒晒太阳。学校里的野猫有时会蹭过来讨要抚摸,唯独做不到拒绝小动物的伏见,包里总会带点小鱼干备着。

——就是在那个风和日丽适合跟猫咪一起晒太阳的下午,伏见猿比古遇到了宗像礼司。

习惯在午饭后找条长椅晒太阳的伏见这次在长椅上发现了一本书。正看得津津有味时头顶忽然被阴影笼罩,抬起头就看见一个戴着无框眼镜的青年正彬彬有礼地看着他。

“你的书?”伏见扬了扬手里的《奥州小道》。

“正是。”宗像礼司微笑着点头。





【三】

当他们后来聊起初次的相遇时,伏见总会感叹原来像男人这样周密细致的人居然也会把心爱的藏书忘在外面。而宗像笑笑说,伏见君,我也只是个凡人罢了。

伏见反驳道,我可不会被一个凡人吸引。

那时宗像围着围裙正在给他做煎蛋卷,伏见随口反驳完这一句就强烈要求男人不要在蛋卷里放海苔。然后宗像就伸头亲了亲他的嘴角,说加芝士怎么样。

伏见扭过头捂着嘴说随便你,然后吃到了并不好吃的放了芝士和海苔的蛋卷。他赌气地把蛋卷塞进男人嘴里,看到男人笑得一脸愉悦才发现无意中来了一次喂食play。

真是够了啊,恶趣味的男人。







【四】

那天他们就着这本俳圣纪行聊了一下午。宗像说难得遇到这么投缘的人,你又捡到了我的爱书,我请你吃饭。伏见谈性正浓也不拒绝,喝了两杯小酒瞧着宗像笑意盈盈地注视他的晶紫色双眸,心脏顿时多跳了好几下。

接着两人交换了电话和邮箱。宗像是日本古典文学研究室的研究员,跟伏见的课业很搭。有打不完的电话粥,回不完的短信,在校园里散步多少圈也不知足,只是伏见有点不满意只要宗像在身边野猫就全跑了,包里的小鱼干顿时失去用武之地。宗像不无遗憾地说他从小不招小动物喜欢,至今没挠过猫咪下巴一次,伏见只好反过来安慰他,说各人体质不同不要太在意这些事。

认识了三个月后,宗像有一天请伏见去听落语。宗像一路很坦然,伏见却开始心绪不宁。他已经发现这人跟其他人完全不同。仅仅三个月,伏见就开始习惯他的存在了。对于自我设置了与人保持距离程序的伏见来说,宗像礼司变成了他程序里的唯一漏洞。

从落语亭出来已经很晚了。宗像揉了揉有点酸痛的腮帮子问伏见要不要再去吃碗荞麦面。伏见发现自己说不出拒绝的话。走在路上男人突然仰头看向清辉朗朗高照头顶的银月,说了句月色真美啊。

伏见顿时懵得走不动道了。

就在他拼命说服自己这不过是一句毫无意义的赞美月色之辞时,男人转过身,明明白白地告诉他:

“伏见君,我从见到你的那一刻起就很中意你。”

“可以和我交往吗?”



【五】

伏见说我考虑考虑,接着一个星期没联系宗像。他在心里承认一开始他们对彼此的感觉就不同。但是伏见很恐慌。他不明白该怎么和人亲密相处。他怕最后两看相厌,那些曾经发生过的美好都成为幻梦。

他关在自己面阴的小公寓里一周没出门,没上课,班长八田电话轰炸他他也不接。他窝在榻榻米上用书把自己围起来,翻看他和宗像的邮件来往,咬着指甲反复琢磨自己到底是什么时候陷进去的。

一开始。一开始就陷进去了。那人第一次出现在自己面前时,紫色的双眼由于背着光显得格外深邃,瞳孔里包含着整个宇宙。宗像礼司太美好,他不配拥有。

然后宗像伙同中学时期的混混好友砸开了伏见公寓的小铁门,把胡思乱想导致胃病犯了的青年扛回自己家。伏见激烈挣扎,说你离我远点我才不想依赖你!宗像叹了口气,说伏见君,哪天如果我背叛了你,你就杀了我好了。

宗像的混混头子好友抽着烟嘲讽说文学青年谈恋爱就是麻烦,动不动要死要活,娘们兮兮。跟来看热闹的混混男友笑着说,king的意思是直接上垒就好啦,上垒就是男人的誓言哦!

宗像眼镜反光挥舞着家传的园艺剪刀轰走了二人,伏见羞耻得想烧碳自杀。宗像煮了一杯麦片粥递给他,伏见不知所措地捧着杯子,心里恼恨宗像的强硬手段。

但是话说出口却变了味,“你要是敢背叛我,我真的会杀了你。”伏见恶狠狠的眼神由于虚弱而毫无威慑感。

“那就请你一生也不要离开我。”男人的眼神很温柔。

——总而言之,刚认识三个月就同居,也太快了吧?

没关系,你看隔壁刚认识一天就同居了三年,还准备继续同居下去呢。

——那就,请多指教。





【六】

“我回来了。”门打开又关上,伏见抬眼看了看,继续埋头输入资料。宗像采购回来的大包小包放在料理台上,再把它们分门别类放好。

“买到了等级很高的霜降牛肉,晚上可以做寿喜烧了。”宗像的声音从厨房传来,“我还买了芝士蛋挞来着,吃不吃?”

——当然是买给我吃的,还能有谁。伏见闻言趿着拖鞋慢悠悠走过去,张嘴咬住男人喂过来的蛋挞。

“芝士味不浓。”吃完了伏见还要挑三拣四。

宗像低下头舔掉伏见嘴边的残渣,“吃一个就行了。我马上做饭,中午吃茶碗蒸。”

伏见踩了他一脚,抹着嘴快步回去继续整理资料。

宗像做好饭叫他,伏见自觉地把桌子腾空,铺上餐垫。茶碗蒸的香气窜进鼻子里面,勾得他肚子咕咕叫。自从一起生活后伏见的胃病就再没犯过,因为宗像知道怎么照顾伏见。

“你生日快到了呢伏见君,想要什么礼物?”吃饭的时候宗像说。

“想上你。”伏见咬着豆腐泡头也不抬。

“哦呀,不错的想法。”宗像兴致勃勃,“我们可以计划一下。”

“……不要这么毫无压力地答应啊喂。”伏见咽下食物,“一点成就感都没有。”

“我可以装模作样地反抗。”宗像愉快地说。

“…你都说是装模作样了。”伏见咬牙切齿。

“哼哼。”宗像夹给他一块香菇。

“啧。”伏见不爽地吃了。

有只猫跳上阳台,警惕地看了看宗像的背影,踱着步子去吃阳台上放着的猫粮。宗像余光扫到猫咪的动作,不动声色放下碗用眼角观看,不料猫咪太敏锐,看了他一眼转身跑掉了。

“专心吃饭。”伏见踢了踢他。

“…哦。”宗像端起碗有点郁闷。

“你在我生日那天戴上猫耳好了。”伏见转移话题。

“不错不错,”宗像心情回来了,“就当是我生日时伏见君戴猫耳给我的回礼。”

“…啧。”伏见想起宗像生日那晚,他们俩胡闹了一整夜,不止猫耳这一项。他顿时不太期待自己的生日会怎么过了,反正最后肯定还是让男人得逞。

伏见抬起头看见宗像正看着他,眼神莫名地柔和。“怎么了?”他问。

“没什么,突然觉得人和人的际遇可真奇妙。”宗像笑着回答他。

伏见想起今早上自己环顾这个空间时的感受。

“是啊,”他歪歪嘴角,露出一个接受现状的笑容。

“可不是嘛。”


【End】

评论(23)

热度(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