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深入微

礼猿我还可以吸,吸一辈纸

【消失的番外】伏见淩的时间(5、6)

#有对乱步奇谭的借鉴,轻轻拍#

五。

淩没有去上学。他藏身于图书馆和大学的资料库,这些地方的密道总是为他敞开。没人在意白天他去了哪,猿比古偶然知道了,就让淩带些内部资料出来。

淩也背着小书包试图去寻找比水流,可惜比水流原来的家已经成了空宅。那个脸色苍白的小男孩仿佛人间蒸发了一般,问周围的人家,也没有音讯。

淩又变成孤独一人。他上辈子死在电脑前,这辈子他对这些电子设备避免再避免,不拥有个人终端,也不长时间面对电脑。他的包里装着大本子,牛奶糖,铅笔和初号机的模型,蹲在图书馆的角落里,把自己隔绝在世界之外。

十一岁的淩并不知道十三岁的猿比古认识了一个叫做八田美咲的男孩,也不知道网络里多了一个组织叫做jungle。

他有一天半夜在无人的图书馆角落里醒来,身边散落着草稿纸,惊觉这还是上辈子的过法,寂寞得嚎啕大哭。

黑暗的资料库里回荡着男孩的哭声,却连个听到他哭声的人都没有。他哭着捡起自己的东西,一路嚎啕着跑回伏见宅。他最后啜泣着靠在伏见宅华丽的临街大门前睡着了,把自己的布书包死死的抱在怀里。

六。

伏见猿比古和八田美咲、大贝阿耶追逐飞行器未果,一个人回到大宅时看到的就是这幅景象。小男孩灰头土脸的窝在华丽的大门前,眼睛肿得像桃子,看起来孤零零的特别可怜。

猿比古叹了口气,多少有点同病相怜的感觉。他把淩拖进屋。但是淩的床上堆满了乱七八糟的书和草稿,也有不少零食和脏衣服夹杂其中。

“……熊孩子。”猿比古叹气。他把小男孩拖到客房里的床上,脱掉他身上的脏衣服。尽管头发和眼睛是异色,他的身体却跟一般的人类身体没什么差别,只是皮肤苍白,体温很低,低得像是冷血动物。

怪不得偶尔伏见仁希回来会叫淩“僵尸比古”,猿比古想。

淩会很较劲的一遍一遍说自己叫淩不是丢比古也不是僵尸比古,淩是妈妈留给他的名字,很重要的名字,绝对不改!

“……”猿比古的心情又低沉下去了。仁希随便取的名字被沿用下来,除了他自己,没有人为他在意这件事,包括伏见木佐。八田美咲尽管不满意自己的名字,可是他有一个能在生病时照顾他的母亲。虽然淩的妈妈离开他了,但至少留给他一个可以珍惜的名字。

心情糟糕的猿比古不想再理会睡着的淩,转身想走。不过小男孩揪住了他的衣摆,嘴里咕叨着胡话,“不要……别……不要一个人……”

“……哈。”猿比古只好又坐下来。

没一会淩醒了,他感觉眼睛肿痛,鼻腔堵塞,喉咙也发炎了,头疼得不行。但是一睁眼看见有个人在他身边陪着他,淩还是高兴地扑上去抱住蹭蹭,“猿比古哥哥!咳、咳咳!”

“……你身上好冰。”猿比古扭过头,语气很别扭。但是他没有推开淩。

“哥哥我好像生病了……咳咳!头好痛、眼也花了、鼻子也塞住了!”见猿比古没推开他,淩就使劲撒娇。

“你不是外星人吗……外星人也会生病?”猿比古无奈的推推眼镜。

“是银河外超生物啦……除了剪掉头发就消失以外跟地球人也没什么差别……”淩吸吸鼻子,“我很好养的,吃的少睡得也少,基本上有阳光就能活,生长进度跟人类差不多……其实消失的方法还是妈妈走的时候才知道的……嘿嘿……”

“……果然不是人类。”猿比古嘟嘴,“啧……你…妈妈,生病的时候是怎么照顾你的?”

“啊啊……我就没生过病……”淩摸摸脑袋,呆头呆脑的说。

“……啧。果然是笨蛋不生病么。”猿比古皱眉。

“哈哈……可能是吧~”淩傻笑。“我记得妈妈说过,好像……那个什么……嗯,如果生病的话,有人类的体温就能好……她应该是乱说的吧……?”

淩想起来以前有一次鼻塞的时候,靠在比水流的身边睡着了,睡醒以后鼻子就不塞了……但是猿比古哥哥的话,他实在不敢这么拜托啊!

“如果你生病,她不会照顾你吗?”猿比古问他。

“妈妈是很好的妈妈没错啦,”淩苦笑。“但是妈妈是靠着可乐和薯片就能过一星期的那个类型……以前家务都是我做的说,家里也从来不开火……嘛,毕竟她说自己是银河外超生物,只要不剪头发,不吃饭都能存活……真是服了妈妈了,嗯。”

“……看来是彼此彼此。”看到小男孩努力笑着,眼里却沉淀着落寞,猿比古叹了口气。“人类的体温……是怎么回事?”

“我也不太清楚……”淩又吸吸鼻子,“不过就这么一会,我感觉已经好多了……好神奇!呐哥哥……能不能……那个,能不能……陪我一会儿?就一会儿!一会会儿!”

“……哼。”猿比古扭过头,“……就一会儿。好了就下来。……啧是说你身体也太冰了。”

“嗯嗯!”淩连忙把被子拉过来裹在两人身上,继续用脑袋在猿比古肩膀上蹭来蹭去。

“哥哥……”过了一会,淩小声问,“你在学校……有朋友吗?……我是说,那种真正的朋友?”

“啧……没有。”猿比古瘪瘪嘴,“……那你呢?”

“我以前有一个……现在人找不见了……”淩埋着头,“我们一起建模型,想要一起统治世界……统治世界是开玩笑啦,但是真的很开心,一起做数学、聊天,一整天都不厌烦……他叫比水流,我好想念他。”

“用数学统治世界……你们是怎么想的?”

“利用混沌理论和拉普拉斯妖,计算出推向某个结果的奇点,每个行为个体的行动模式和轨道都可以用计算推测出来!”淩说起这个两眼发亮,“把所有的行为数据化,构成一个庞大的关系网,列出计算公式,这样就意味着,我们可以主宰他人的命运!是不是特别帅!”

“……中二晚期没救了。”猿比古吐槽道,“那你们自己的命运也能够计算出来吗?”

“这个……”淩呆呆的摸摸脑袋,“我们从来没把自己列入到公式里去……”

“要是列进去了,怕是会形成循环悖论吧。”猿比古毫不客气的说,“那还谈什么主宰世界?”

“我们可以输入自己的愿望,然后公式会给出实现的条件!”淩不服输的辩解道,“这不就是无所不能吗!”

“可是之后仍然需要实际操作,在实际操作的过程中就会出现偏差,从而影响结果。”猿比古不屑地说道,“还有你们不可能随时携带这个公式,哪怕是随时随地在脑子里添加条件运算,都是一项消耗极大并且影响实际活动的事。这种显而易见就被破解的东西,亏你们这么相信啊。”

淩的眼睛都气红了。“我会证明给你看的!”他不甘心的大喊,“我会找到小流,我会有很多朋友!我会统治世界!我我我……我还会有恋爱谈!我会做到给你看的!”

“只要列出成功条件就能做到,那不就跟只要努力就能有所收获的道理一样了吗,不是什么新奇的东西。”猿比古冷静的说,“行了快休息,不要多想了。”

很难说淩到底有没有死心。但是之后他并没有去做一些实际的努力行动。他在大学里认识了一个对他很好的物理学教授,教授发现了他的天赋,想办法让他破格加入了自己的实验室。

淩很感谢那个教授,他努力的让自己开朗起来,也认识了不少人。就这样淩长到了十四岁,小少年加入了大学里的二次元社团,成为了一名光荣的吉祥物。不过在其他时间,他仍然是自己一个人。

距离他遇到周防尊、草薙出云、十束多多良,还有三天。

【TBC】


评论(5)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