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深入微

礼猿我还可以吸,吸一辈纸

【宗像礼司的消失】四(下)

间幕·爱丽丝·下

周防尊半夜醒来,怀里空空荡荡。他的体温比常人高,淩的体温却比常人低,抱着睡觉比什么都舒服。淩以前睡觉很沉,往往尊半夜醒来几次,淩还趴在他怀里呼呼大睡。

而淩现在坐在床边上,留给尊一个模糊的侧影。他目不转睛的低头盯着自己的双手,神情呆楞。

尊打开台灯。淩猛的抬起头,看到他醒了,就露出笑容,“尊哥,你醒啦?”

尊点点头,伸手摸向床头柜上的烟。一只手拦住了他,只见伏见淩眨眨眼睛,对尊讨好的笑了笑。

“呼……”尊不满的收回手。“想什么呢。”他问。

淩僵了一下,然后慢慢蹭到尊身边,表情很忧郁。

“我杀了人。”他小声说,还是看着自己的手,“用的这只手。”

他把右手伸出来给男人看。那手细长白净,手指因为最近在练剑而磨出了些茧子。但还是漂亮的,看上去美丽无害的手。

“……就是这只手,把一个人从世界上抹消,连衣服毛发都不剩。”少年低声说,“但是,我不该杀他。”

“没人会怪你。”尊揉了揉他的脑袋。

“是啊……没人会怪我。因为那人是穷凶极恶的犯罪者,而我——看上去我是遵循大义的执法人。”伏见淩没有焦距的盯着前方,“但是那一刻我是因为愤怒而杀了他,并不是出于公正和大义。他固然罪大恶极,但我也没能做到秉持大义。”

“我没有资格执掌第四王权。”

尊没说话。他只是把手放在少年的背上,等他自己想明白。

“……你看宗像先生的拔刀记录。他在事件场合从来不动怒,无论是多么糟糕的案件他都处理得如此公平公正。”少年抱着头喃喃自语,“无论是袭击还是恐怖事件,他都能找到最合适的处理方法……我根本做不到。石板会选中我当青之王绝对是搞错了……我怎么可能……怎么可能呢……”

周防尊有点无奈。那个神经病男人尽管走了,他的阴影却笼罩在整个青组,还把神经病传染给了他的小少年。不过在他看来,这会儿淩这么较真,会被选为青王也不是没有道理。

“哈……淩。”尊开口。“那个宗像礼司……在消失之前,跟你说过什么没有。”

“……啊?”小少年抬起头呆呆的看着他。尊很有耐心的把问题重复了一遍。

“他说……他说……”小少年冥思苦想,“他说……祝我……保持我自己?”

“啊。”尊点点头,“还有吗。”

“他还说……过分的幸运究竟能不能保持平衡……只有我自己去面对才知道。”淩歪着头,“这到底是什么意思呢……”

“哼……才两个月,你就急着下判断了。”尊揉着淩的头发,“想逃跑吗。”

“是有点儿啦……想逃避。”淩弯弯嘴角,表情松快了些。“但是……真的逃避了的话,反而会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吧。”

“啊。”尊低头看着他。

“宗像先生还说过,命运只会推着人向前走。”淩抬起头看着尊,眼睛慢慢发亮,“逃避没有任何用处……我只有努力跑到命运的前面。呐尊哥,宗像桑说的是这个意思吧?”

“不知道。”尊眯着眼睛说。淩却笑了,笑得两眼弯弯,“尊哥真是不喜欢宗像桑啊。”

“啊。”尊撇嘴,“看见就来气。”

“哼哼……”淩一个劲儿的笑,尊就捏他的脸。小少年连忙讨饶,末了还是尊把他眼角笑出来的泪花儿给揩了。

“其实一开始我很担心的。”淩笑完了说,“一见宗像桑就很担心。他人那么俊美,气质又那么高贵,看你们俩相互打趣别人都插不上话……更别说传闻他特别喜欢你。”

“那个不是打趣。”尊郁闷道,“……我气得想揍他。他喜不喜欢我跟我没关系。”

“啊……哈哈。”淩还是笑。“我想要是别人的话我还能揍回去,要是宗像先生的话真的没胜算啊……但是人家其实不喜欢你嘛,那我就放心了。”

“……重点错。”尊磨牙,“是我不喜欢他。还有……你太在意他了。”

“我是很在意啦,宗像先生的事。”淩坦白,尊的脸更臭了。“不过这不是喜欢哦,是那种……怎么说呢,他完美得不像正常人,又满身谜团,但是他坚定自信理所当然的态度又让人心生憧憬……总之不在意是不可能的吧?”

“……给我不在意啊。”尊呼出一口火气。

“啊啊啊尊哥你别生气,别生气。”小少年连忙安抚,“好啦我们不提他了。我想我还是不要老是消沉啦,想想怎么能做得更好才是正道!”

“嗯。”尊拍拍他,“别着急。”

“嗯~”淩扑进男人怀里。

尊搂住他,少年偏低的体温让他感觉宁静。他关掉台灯,两人又躺下了。

“……尊哥。”淩又小声开口唤他。

“啊。”尊应声。

“我以前……从来没想过我能有这个力量。”淩慢慢说。“我也从来没经历过愤怒得想杀人……我真的杀了他。”

“嗯。”

“我不知道该怎么想……这种手握权柄的感觉。这么简单的就把人抹消。……说实话,我有点害怕。”

“啊。”

“更让我害怕的是……我喜欢这种力量感……要是我变了,尊哥你会怎么想呢?”

“……哼。我也会。”

“诶?”

“恐惧。我也会。不属于自己的力量。”

“哦……”

“也会兴奋。不受控的。”

“……嗯。”

“然后就长大了。”

“……啊?!”

“学会共处就好。”

“嗯……”

“别把它想得太严重。正视它就好。”

“哦哦……可是我害怕,害怕我变得自己都不认识自己了。”

“啊……你还记得你对我说过什么吧。重要的话。”

“想想……记得啦,我说过的,成为黑王之后。我不会离开尊哥身边,有我在,尊哥的力量就不会暴走,睡觉抱着我的话,也不会做噩梦。”

“我也一样。有我在,你就不要害怕。”

“尊……”淩忍不住往男人怀里拱了拱。“呐……我不轮休的时候你晚上来找我好不好?我一个人睡不好啦,真的。”

“啊。”尊环着他的背,“行。再睡会吧。”

“嗯……”淩闻着男人身上的烟草味,安心的陷入迷糊状态。“尊哥……谢谢。”

“傻话。”


【tbc】



评论(9)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