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深入微

礼猿我还可以吸,吸一辈纸

【借梗】宗像礼司的黑化(四)

#很抱歉把汤姆苏写成逗比了#

那么——

在伏见的电话打过来之后,也有一只头戴面具的兔子悄悄上前,在黄金之王身边附耳低言了几句。

“在老夫的领地之内的事件,阁下却先我一步得到消息,”黄金之王听罢转向宗像礼司,“尔可是在夸耀自己的权能?”

“夸耀不敢。”青之王状似言貌恭谨,“只是我等scepter4身为佩剑者,自当谨守佩剑者之职,以保证都内治安,维护无霾大义为要。在下身处御前领地,自然无敢曁越,只待御前旨意,听凭驱使。”

小黑王听了宗像这一大段话表示不明觉厉,悄悄问赤之王,“宗像先生在说啥呢?”

“炫耀自己把部下训练得好。”周防尊面无表情,简明扼要的把宗像礼司的话翻译了一遍。

“……宗像先生国文好厉害。”小黑王似懂非懂,“我国文就没及格过。”

“咳,那么以阁下对绿之王的认识,”黄金之王略过抓不住重点的红黑二人,继续对话青之王,“彼之举动有何用意?”

“楼下的氏族战,我恐怕不过是佯攻而已。”宗像端起一旁桌子上的茶杯泯了口茶,“依在下对绿之王的了解,他是个不敢走到台前又热衷于导演盛大闹剧的怪才,简单的说,就是个爱好恶作剧又不敢承担责任的孩子气之辈。我不妨大胆猜测,正在金绿两方交战的同时,真正的入侵者恐怕已经趁虚而入了吧。”

宗像礼司话音刚落,会场之外便响起了由远及近的脚步声,和羽翼振翅的声音。

“不错,”黄金之王说,“这等胆大妄为之徒倒是世间少有,所以老夫放他们进来,倒要看看他们有什么目的。”

“呀嘞呀嘞,目的可说不上,”随着纸门从两旁拉开,一个纤细高挑的身影款步走来,“在下不过是作为吾王的信使,代他出席这次盛会而已。”

来人居然是个雌雄莫辨的美艳人物,笑嘻嘻的款步上前,“黄金之王老爷爷,总不会不放我进来吧?”

并且肩膀上的鹦鹉帮凶般叫道:“老爷爷!老爷爷!”

“…………”黄金之王怒目。

“……啊呀呀,被吐槽年龄了呢,中尉。”伊佐那社苦笑道。“但是绿之王的使者,”接着白银之王显示了少见的威严面容,“你既然最后到场,又带来如此骚乱,既会受到欢迎,又要承受问责。你可明白,信使小姐?”

“小姐!小姐!”鹦鹉应景的重复道。

“呼,我终于遇见比我还长得性别不明的人了。”小黑王松了口气。“被当成伪娘是我心里永远的痛啊。”

“我知道你是男的就行。”周防尊揉了揉黑王的头发安慰道。

“啊啦啦,看来我的美貌已经超越性别到了这种程度了呢~~”信使小姐(先生)强行把众人的注意力拉回到自己身上,“不过引起骚乱什么的,我可不知道是什么哦~~╮(╯▽╰)╭~~”

“不知道!不知道!”鹦鹉。

“可是你既然自称绿之王的使者,楼下的那场骚乱又是绿之氏族引起的,”伊佐那社继续主持大局,“那么你势必要给个说法吧?”

“哦呀,这可是,”信使小姐妩媚的一甩长发,“下面的人到底是不是绿之氏族,那可难说呢。”

“室长,”一直在线的伏见猿比古突然说话了,“有新的情报,可以说吗?”

“说吧,伏见君。”宗像在终端上点了点,放大音量。

“被逮捕到的袭击人员都是没有异能的普通人,他们声称是在网络上报名参加了一场真人对抗游戏。”伏见说,“而他们戴的头盔也不是什么特殊货色,只是普通的三维头盔游戏罢了。”

“那么这个三维头盔里是否搭载jungle软件?”宗像礼司问道。

“……很遗憾,没有。”伏见说。“但是是一款别的软件,”伏见的声音突然变得咬牙切齿起来,“破解之后会出现一句话——被耍了感觉怎么样。”

“呐~”信使小姐轻松的摊摊手,“我就说跟我没关系吧~只是代表有事无法参加的吾王前来,就要遭受如此构陷,真是太不公平了呢~呜呜~~~你们要怎么赔偿我的精神损失?”他装模作样的抹抹眼泪。

“你是已故的无色之王,三轮一言的弟子,御芍神紫,是不是?”黄金之王突然说,“为何背离乃师,投靠绿之王名下?”

“啊呀,被认出来了呢,”御芍神紫无所谓的甩甩头,“因为一言大人不再值得我学习,我可以说是出师了呢~再说世界那么大,我想去看看呀~╮(╯▽╰)╭~”

“去看看~去看看~”鹦鹉应和道。

“等等!”黑之王伏见淩突然站起来,”你们的氏族里是不是有个叫做比水流的人?”

“哦呀,小家伙,你居然对吾王直呼其名呢,”御芍神紫惊讶的歪歪头,“那吾王,您说几句话?”

于是刚才傻乎乎的鹦鹉开口了,“淩淩酱,原来你还记得我啊。”

这个声音语调平板无机质,却莫名的有着一股狂热感。

“啊啊啊啊果然是你!”小黑王指着鹦鹉大叫,“我白教你数学了!流流你个大笨蛋!干出这种事是要让其他的王权者与你为敌吗?!”

周防有点惊讶。宗像却在一旁看好戏。看来这个黑王还不是完全的白目,宗像想。

——插播个前情提要。伏见淩上一世是个没活过二十岁的数学天才,性格傻白甜,生平最爱干的两件事是解题和上B站。阿婆上去的鬼畜视频广受好评,但是因为身体太弱,在硬币收到三万枚之后就兴奋过头猝死了,享年十九岁。

这些剧情宗像礼司在穿越过来之后就了解了,别问原因是什么。穿越来了之后青之王的注意力一直放在整顿青组上,没工夫对傻白甜汤姆苏进行太多关注。

“不大闹一番,你怎么能认得出是我。”绿之王比水流借着鹦鹉说。“可惜现在你却背叛了我,堕落到了野男人身边,我真失望啊。”

“明明我才是最先遇到你的人。”比水流说。“来吧,跟我走。赤之王是个终将毁灭的男人,到我身边来,我们一起用数学统治世界。”

——继续插播。伏见淩七岁的时候偶遇邻家小孩比水流,因为数学而结下深厚的羁绊,曾发誓要一起用数学统治世界。后来因为伏见淩的外星人妈妈回外星了,小淩淩被托付给伏见仁希,不靠谱的伏见老爹把他扔给了伏见猿比古的妈妈伏见木佐。这样两人分开,以后再也没见过面,而伏见猿比古(10)和伏见淩(8)开始了伤眼的同居生活。

——“对不住啊小流流,我那个什么——”小黑王忸怩的揪着衣角,“——我已经是尊哥的人了!果咩纳塞!”

比水·鹦鹉·流气得直接掉到御芍神紫的怀里了。

“呀咧呀咧,”御芍神紫抚摸着鹦鹉的翎毛,“没想到,赤之王周防尊居然是个恋童癖啊。”

“尊哥不是恋童癖!”伏见淩激烈反驳,“我遇到尊哥的时候都十四岁了!这顶多叫正太控!还有我是自愿的!”

绿王鹦鹉气得一跃而起,扑向小黑王,“跟我走!跟我走!”

——野蛮人可真可怜啊,不仅被强行喂了个傻白甜,还要背正太控的锅。宗像一边看戏一边想,他都有点同情周防尊了。

要是换做是他被当做意淫对象,估计他青之王宗像礼司真得报复社会了。想想吧,床上躺着个未成年外星人——画面太美,真是强大如青王都不忍看啊。

“这么说我倒是要佩服阁下了,吠舞罗的周防尊。”宗像礼司凉凉的开口。“不仅口味远重于常人,神经也格外强大啊。”

“哼。”周防尊嗤笑,“喜欢就喜欢了,说那么多干嘛,矫情。”

“自叹弗如,自叹弗如。”宗像假笑。“这样倘若阁下以后有掉剑之虞,可千万别来找我。”

“不会掉剑的。”周防尊专注的看着那边跟绿之王扯皮的小黑王,的说。“有那家伙在呢。”

“哦呀,阁下心里有数就好。”宗像微讽道,“我可不想再因为阁下而惹上这之类的麻烦了。”

言罢宗像起身,对金银二王少鞠一躬,向外走去。“由于在下尚且有事要忙,就不奉陪各位了。祝玩儿的开心。”

接着不等在座各位反应,直接大步走出会场。

“呵……”周防尊意味不明的笑了。“有点儿意思。”

“尊哥你不要坐着看戏啦!快来救我!”伏见淩一边挣扎着想从鹦鹉的翅膀下挣脱,一边朝赤之王求救。

“……张开力场啊。”周防尊提醒道。

“好了好了散会!”伊佐那社受不了的站起来赶人,“我和中尉都是老人家!受不了吵吵闹闹!你们有什么过节回去说,不要在这里打架!”

“回去了。”周防尊站起身,还是用一个火球砸过去解救了小黑王。伏见淩连忙扑到赤之王怀里,“尊哥我们回去吧,这里好可怕~”

“嗯。”周防淡定的回应,一把扛起小少年就走了。

“周防尊你跟我等着!我一定会把小淩淩夺回来的!”被烧掉半边羽毛的鹦鹉呱呱叫道。

“回去吧吾王,”御芍神紫抱住鹦鹉,“咱来日方长呢。”

——终于清静了。

黄金之王闭上眼睛,长出一口气。

“辛苦了呢,中尉,”伊佐那社安慰的拍拍老人家的手,“我给你泡茶喝吧。”

“我没事,”老爷子睁开双目,“倒是这几位年轻人,你有什么看法?”

“啊啊,说不好呢。”伊佐那社点点下巴,“红黑的组合很安定呢,青之王气场强大,但是人不坏,也不像传言中的那么迷恋赤之王。最令人头痛的恐怕还是绿之王吧,今天连真身都没出现呢。”

“但是我很好奇一件事,伏见君,”在回去的路上,宗像礼司微笑着问伏见,“你是怎么知道绿王仰慕黑王呢?”

“啧。”伏见不耐烦的推推眼镜,“因为jungle的代码排列总是会出现 fuximilio 的字样,想不怀疑都难好吧。”

【tbc】

#其他人抢镜了抱歉#

预告:

“……啧。有什么事。”

“呐呐猿比古哦尼酱~可以给我一张宗像先生的签名照吗?”


评论(12)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