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深入微

礼猿我还可以吸,吸一辈纸

【借梗】宗像礼司的黑化(三)

#原谅我不怎么会写汤姆苏(尽管室长已经够苏了)

那么——

红黑两王甫一进门,青之王立刻张开了他的心之壁、不对A.T.力场——错了错了是青色的王之圣域。

然后赤之王周防尊一声嗤笑,也立刻展开了淡红色的圣域,往旁边的座椅上一摊,跟他手拉手的伏见淩见状犹豫了一下,同样展开了黑王的圣域,坐在周防旁边的位置上。

“……我说,宗像先生,”白银之王扶额,“你这是干嘛呢?”

“哦呀,这是现在城里面流行的一种玩儿法,叫做颜色表示立场。”宗像笑眯眯的说,“两位大人不妨也试试。”

“噗、”闻言黑王忍不住笑了。

“别听他说话,神经病是会传染的。”周防尊淡定的对自家小受说。

宗像抬了抬眉毛,“恋童癖没资格说这话。”

“尊哥不是恋童癖!”伏见淩不认同的说。

“不不伏见君——阿不伏见的弟弟君,容我提醒你,”宗像推了推鼻梁上的墨镜,“你的年龄(15)已经很说明事实了好么。”

“……那顶多算正太控。”伏见淩小声说。

“哦呀容我更正,你们二位的情况应该属于早婚早育。”宗像摘下墨镜,还是换回了平时带的银框眼镜。

“我是男的不能生孩子!”黑王认真反驳道。

“……都说了会传染神经病。”周防尊无奈的说。

他伸手把伏见淩的头转到一边。小黑王表示不满的把脸埋在尊哥丰厚的胸怀里蹭了蹭。

“……那个,”伊佐那社同样很无奈,“我们可以开会了吗?”

“哦呀不好意思,差点忘了正事。”宗像礼司说,“当然可以,白银之王殿下。”

“咳咳,那么会议正式开始。”白银之王清了清嗓子,“诶多……其实就是三个月诞生了两位王,所以中尉决定把大家召集在一起相互认识认识、彼此增进一下了解和感情什么的……嘛就让我们像是开茶话会那样轻松的进行吧!~\(≧▽≦)/~”

“…………”周防尊。

“…………”伏见淩。

“…………”笑眯眯的宗像礼司。

“咳咳,首先。”黄金之王国常路大觉严肃的开口,“要申明权利和义务。”

“哦哦,是的是的,”伊佐那社恍然大悟,“就是那个什么……王有自己的领地,王不能随意攻击别的王的领地。”

“还有王要约束自己的氏族,不可随意攻击和侵犯到一般人群。”黄金之王补充。

“还有当一位王的威丝曼偏差值超过峰值的时候,根据120教典,应当对这位王权者进行管控。”伊佐那社说,“这是基于前代赤之王迦具都玄示造成的达摩克里斯之剑的崩毁而产生的关东陨坑而制定的法则。这一条比前面两条加起来都重要。那么这个时候,伏见淩君,”白银之王说,“你和周防尊两位王权者,既然达成恋爱关系,就要对彼此的威丝曼偏差值特别注意,相互制约相互提醒,不要让十年前的惨剧重现。”

“是!”伏见淩把脸从周防尊的胸口抬起来,端正的坐好,非常严肃的回应,“我会对尊哥负起责任的!”

周防伸手拍了拍少年的脑袋,“放心。”一向倦怠的脸上是肉眼可见的温柔表情。

有着粉色瞳孔的少年拉住男人的大手,傻乎乎的笑了。

“那个宗像先生,你千万不要发作啊,”伊佐那社看到宗像礼司神情莫测,仍然维持着王之力场,生怕他发神经,“我知道你之前跟那两位有过节但是过去的事已经过去了啥的、那个……”

“殿下不必如此紧张,”宗像礼司推了推眼镜。“我仍然认为,都是伏见,果然我的品位要比野蛮人的好。”

“……啥?”小白不明觉厉。

听到这话本来跟小受腻味着的周防尊抬起头,意味不明的看了宗像一眼,“说啥呢神经病。”

“品位关于阁下的品位问题。”宗像礼司面不改色。

“呵。”周防尊笑了,“反正比你好。”

“哦多,容我更正,”宗像礼司撇撇嘴,“三天不洗澡的人没资格谈品味。”

“娘炮才天天洗澡。”

“杀马特才留蟑螂须。”

“孔雀斜飞没资格说我。”

“廉价烟草一天十包,真是野蛮人臭烘烘。”

“洁癖神经质罗里吧嗦,难怪没人要。”

“野蛮人。”

“神经病。”

“哼。”

“嘁。”

……伏见淩莫名觉得自己躺枪了,各种意义上。

“那个什么,”他小心翼翼的开口打断青赤双王的互瞪,“宗像先生,你是怎么知道尊哥三天不洗澡,一天十包烟的事情的?”

“哦呀,看来我猜对了。”宗像说。

……原来你是猜的。伏见淩黑线。

“不过伏见的弟弟君,”宗像说,“容我单刀直入的提醒一句,如果你不希望在赤之王在威丝曼偏差值超标之前就因为肺癌胃穿孔和肝硬化住进医院的话,你身为其伴侣,理应控制那个野蛮人的烟酒摄入量。”

“……好的我记住了。”小黑王干巴巴的说。

“哈哈,那么,”伊佐那社干笑着上前,“该说的话也说完了,如果没有别的事的话——”

“哦哦,有的有的!”伏见淩连忙举手,“我还有个事!”

“啊啊,黑王你说。”伊佐那社欲哭无泪。他已经不想奉陪这帮神经病了好么!

“……那个,虽然有点不好意思。”伏见淩挠挠头。“关于尊哥之前的氏族猿比古哥…咳是伏见猿比古,他现在在宗像先生的组织里。但是据说他是被宗像先生……胁迫的。我想搞清楚这个事。”

小黑王在宗像礼司的注目下,越说声音越小。“那么伏见弟弟君,你是想为伏见君讨回公道吗?”宗像礼司好整以暇的整整袖口。

“……我听小八田说猿比古哦尼酱是被胁迫的,来着。”在宗像大魔王的威压下,小黑王这就把八田小伙伴卖了。

“那么宗像先生,威胁其他王的氏族,是很不好的事,”白银之王硬着头皮说,“对此你的解释是?”

“你这话就不对了白银之王殿下,”青之王取下眼镜,悠然自得的擦拭着,“伏见君是我的盟臣,我威胁自己的盟臣干什么?”

“更何况,”他戴上眼镜,“伏见君要是自己不情愿,我难道还能强迫他从我手里接受佩剑,成为维护我等无霾大义的一员吗?”

“那就是说伏见猿比古君是心甘情愿的喽?”伊佐那社有气无力的问。这都什么事儿啊!

“这我不管。”宗像礼司昂然道,“你们要清楚一件事,那就是不管伏见猿比古君情愿不情愿,他都只能是我青之王宗像礼司一个人的盟臣。他在吠舞罗的事情已经是过去,我既往不咎。倘若你们要来用这个问责我,我就要为我的盟臣讨回公道了。”

“强盗逻辑。”周防尊不屑道。

“你胸大不要开口。”宗像礼司抬抬下巴。“所以伏见淩君,在命运面前,不存在胁迫这回事。难道你会说生在这个世界里,与周防尊相遇,成为黑王,是一种胁迫吗?”

……这人是直接把自己等同于命运了么。

“好气魄。”许久不曾发言的黄金之王举起双手鼓掌道。“老夫一开始对尔等使用阴谋手段得到王位的行为极为不齿,但是如今看来,这等气量胸襟,确实具备掌握第四王权之资格。”

…………翻译过来就是连石板都要屈服于如此鬼畜的威压之下,还用得着什么阴谋手段?

就在这时,青之王的终端机响了。一时间所有人的目光都继续聚集在宗像礼司身上。

宗像拿出终端,“伏见君?”

“啊,不好意思打扰您了。”伏见棒读道。“您预料的情况出现了。大批头戴头盔的人包围了御柱塔,疑似绿之氏族。怎么处理?”

宗像打开投影,伏见传来的实时影像立刻显示在五位王权者眼前。

大批绿色氏族已经攻入了御柱塔一层,与黄金兔子打响了遭遇战。

“那么御前,”青之王神态淡然,笑容好整以暇,“您的旨意是?”

【tbc】

#老实说,撸主自己也不知道这文的走向。

评论(12)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