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深入微

礼猿我还可以吸,吸一辈纸

AB面·宗伏【番外】(二)

#泥萌有见过被自己写的文虐到了蓝后不想写的撸主吗#

#于是我要摸颗糖回个血#

#ABO世界的开端,伏见的场合#

#文笔消失的意识流#


那么——


被侵略了,那个单纯的世界。


少年后来绝望地意识到,自己无法阻挡,也无法回避。


命运从友人对赤之王力的崇拜开始,把他推向了不可分离的青之王权。


一开始是beta,平庸,麻木,出于对力量的畏惧,封闭着自己,为了唯一的友人,被热情拉扯着。


然而始终无法理解,友人的热情。无法拒绝,从来没有过的温暖。


最终看到了。不同的道路。自己跟不上的脚步,不肯承认。


真正绝望了。友人彻底的转变。omega。友人热烈注目的,不自觉依赖的,不是,不再是自己。


为什么。不再看着我了呢。


伤心。疲惫。难以改变的习惯。


逃离。回避。


加班。练剑。收集情报。出任务。


那个男人。


啰嗦。爱开玩笑。要求严厉。爱好古板。


神烦。莫名其妙。


一个接一个的任务。单人宿舍。


时间很满。很累。


连寂寞的时间都没有。


梦境里多了一片海。


很宽广。很深。


潜下去不用呼吸,不用思考。


不断地下潜。有鱼群,有珊瑚。


沉没的海盗船。寂静的古代城池。峡谷。熔岩。荒凉的底部和巨石群。鲸鱼成群结队从身边游过,身后跟着海豚。鲨鱼静静溜走。


或者浮在海面。苍穹广袤无垠,繁星如钻石。


偶尔月光寂静,海面银白,少年感到孤独,不可名状,却安宁祥和。


与天地同悲,却无所怖畏。


终于有一次。男人说,伏见君,你是唯一一个,在我的世界里,走得那么深的人。


又一次在梦境的海洋里,少年爬上冰山之巅。男人的话,在耳边响起。


伏见君,你是唯一一个,在我的世界里,走得那么深的人。


“现在你愿意,成为海洋的主人吗?”


男人的气息凛冽宽广,一如梦里的海洋。


少年从梦中睁开双眼,看到男人坐在床边,微笑着,对他张开双手。


【fin】


评论(3)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