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深入微

礼猿我还可以吸,吸一辈纸

AB面·宗伏【五】

*被大家期待着感觉真好,谢谢陪伴着我的大家!【鞠躬】

那么——

AB面·间之梦

第一次。

伏见知道镜子里的人不是他。难以言喻的荒谬之感。

他们都没有说话。

第二次。

镜子里的猿比古开口了。

“室长还好吗?”

“啊,”伏见眯了眯眼。“就那样吧。没注意。”

猿比古抿起嘴唇。伏见注意到他手里有把小刀。接着那把小刀给镜面造成了一些涟漪,根本没有用。“你也给我想办法!”猿比古一边砍着镜面,一面恶狠狠地喊道。

伏见抬起双手。他发现自己身上没有暗器,也没有佩刀。

第三次。

“…………”伏见超级尴尬。

猿比古衣衫大敞,肆无忌惮地抚弄着自己的身体,嘴里喊着青之王的名字。然而他的表情很痛苦,那是思念产生的焦渴。

伏见扭过头不去看他。右手习惯性地挠向胸前的烧伤。

平时情欲并不会特别困扰他。看到猿比古这副模样只觉得可笑。

“你看看你这可怜样子,”伏见嫌弃的说,“不觉得特别愚蠢吗?”

猿比古高潮后躺倒在地,闻言嘴角勾起一个嘲讽的弧度,“我更可怜你,”他说。

“你连个能好好思念的人都没有。”

第四次。

“我今天巡逻时碰见美咲了。”伏见说,“我那边的美咲怎么样?”

“啊,没注意,不关心。”猿比古双手抱膝,眼神死寂。“跟我说说室长。室长还在拼黑色地狱吗?”

“拼完了。”伏见一阵恼怒。但他还是回答了。

“室长的抹茶快喝完了。他说想换个茶筅来着。他有去京都买吗?”

“没有,对方送过来的。”

“哼。”猿比古嘴角扭了扭,“我跟室长约定好了去京都看忯园祭来着。他当然不会跟你去。”

第五次。

“我要室长……我要室长我要室长……”猿比古在地上滚来滚去。

“你闭嘴……”伏见坐在地上捂住眼睛。“不要再跟我提室长了!”

“我想他。我想他我想他我想他。”猿比古有气无力地把身体缩成团,“好冷。一个人睡觉好冷。没有室长好冷。”

伏见突然想起来,一开始被宗像礼司重用的时候,尽管出于挑衅要了单人宿舍,但一个人睡觉的孤冷总是难以忽视。也就是那个时候,青之王总会派给他很多奇奇怪怪的任务,不是潜入调查就是写程序,不是跑来跑去就是加班加点。很快,当他作为三把手在S4站稳脚跟之后,他也把寂不寂寞这回事抛在了脑后,因为实在没时间想那么多。往往过了凌晨把自己往床上一扔就睡着了,单人宿舍也渐渐变成了属于自己的小窝。

“有本事你就去爬室长的床,我想他一定来者不拒。”伏见说。

“去死。我才不要去爬你的室长的床。我要我的室长。”猿比古头也不抬。

“你真以为室长会‘属于你‘?”伏见嗤笑道。

“不然呢。”猿比古抬起头,看白痴一样看伏见。

“他是高高在上的王权者,而你呢?”伏见深吸一口气,“这根本就不对等。而且谁知道你是不是只是很享受跟王权者谈恋爱的感觉?被包容被呵护但是你根本不明白他在想什么,这算恋爱?在他身边却完全跟不上他的思路,被那个人耍的团团转,连拒绝的余地都没有,完全不明白那个人的心意到底是怎么样,说什么‘中意‘其实就是在开玩笑!”

猿比古静静地注视着他。

“算了这跟你没关系。啧。”伏见难堪地歪过头。“就当我没说过。赶快忘掉。”

“你喜欢他。”猿比古说。

“谁喜欢——”

“你喜欢他。”

“……啧。随便你。”

“然后你像个怨妇一样抱怨着室长不好好对你。”

“给我闭嘴。”

“你没想过要争取。一味撒娇赌气。”

“我没那么矫情。”

“……你该不会把尊哥当情敌吧?”猿比古坏笑。

“麻烦你去死一死。”

“哼哼。”猿比古闷笑。“看来你从来没试图去了解宗像礼司这个人。”

“我才懒得去了解那个神烦的室长。”伏见臭着脸,“再说我不喜欢室长。我宁愿去喜欢美咲。”

“哼。随便你。”猿比古说,“反正这是你们的事,我不管。”

“谁要你管。”

“不过,”

梦境渐起涟漪,猿比古的声音渐渐远去。

“你大可以再别扭一点。只要是宗像礼司,他就不会放开你。”

【TBC】

#今天的伏见猿比古也是怨妇担当#

#那么问题来了,室长的真意是?#

评论(13)

热度(50)

  1. 闰土与猹(,,• ₃ •,,)云深入微 转载了此文字  到 倒计时
  2. 闰土与猹(,,• ₃ •,,)云深入微 转载了此文字  到 倒计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