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深入微

礼猿我还可以吸,吸一辈纸

同居梗——【生病的恋人】上

感谢青黎酱的点梗!青黎酱也是一直在喜欢礼猿啊,真好(^V^)!

背景是[没有王],不知道的小伙伴把这篇当做某平行世界两人达成恋爱关系后的同居就可以了,有兴趣了解的话——哦都,广告打住。


那么—— 没有王番外形式,生病的恋人,

伏见君,照顾人的场合。

“莫西莫西,淡岛副长吗,我是伏见。麻烦帮忙请个假,我和室长今天都不去了。”

“原因?啧。生病了。哦不是我,是室长。”

“你别慌,别慌。小感冒而已,没有去医院——还不是某人说什么‘对西医有种天然的不信任’之类的蠢话——不不室长你别用打字来反驳这不是蠢话,这就是蠢话——嗯没事副长,不用担心,我会照顾好室长,不会有问题,千万不要来探望,真的,好了我挂了再见。”

打完电话的伏见君长吁一口气。坐在对面的室长身上裹着被子,脸颊发红,嘴唇干燥。 从早上醒来开始,一向健康的室长就开始发热,头晕,喉咙肿痛到无法发声。

然而就是这样还不放弃的在终端上打字——[伏见君,感冒吃药也是三天不吃药也是三天,我选择不去医院也不吃药,在家里静养。]

“您别任性了室长,生病了就要乖乖吃药好起来,难道您的常识退化到幼稚园级别了么?”少年不耐烦的提高音量。

[不,伏见君,我信奉自然疗法。]

少年气鼓鼓地瞪视着年长的恋人,心说这人就是在胡说八道。

[伏见君,相信我。]

不不不唯独在这件事上我无法相信你。

“我们各退一步,”最终伏见无奈的说,“不去医院,但是得吃药。”

[不要西药。]

“好吧我煮姜汤给你喝。汉方总可以吧?”

[嗯木。] ——嗯木你妹啊怎么生个病性格都崩坏了!

少年咬牙切齿的去煮姜汤,拒不承认心里的担忧和无措。

喂宗像喝下姜汤,给他擦掉头颈上的汗,少年又觉得这样也挺好。平时都是宗像在做饭、打扫、照顾他,突然年上者变成被照顾的一方,流露出这样虚弱的状态,也让伏见觉得很惊喜。

——等等快把上一行划掉,绝对没有什么惊喜的感觉,不如说是惊吓来的恰当。照顾人什么的麻烦死了,总之室长赶快好起来就行了!

作为病人的宗像此时也感到很新奇。他发现少年虽然一脸别扭,但是手上不停的开始煮汤,整理房间,时不时的就要确认一眼他的状况。 也许是生病时人的情绪会格外纤细,而宗像此时感觉非常幸福。作为一个正常人类,在生病时有恋人的体贴和照顾,尽管一开始有些手忙脚乱,不过真诚的为了他焦急和担忧却胜过一切灵丹妙药。

我明天就好起来,伏见君。宗像终于只撑不住昏睡过去之前,在心里默默发誓道。

不知所措的伏见君把这个1ldk的小空间轻手轻脚整理了一遍,总算弄出了一个整洁的养病区。平时从来懒得收拾家务的少年突然觉得家里真是乱的可怕,榻桌上堆着食物和草稿纸,壁橱里衣服全都塞的乱七八糟,厨房料理台上也放满了未洗的餐具——

——前段时间忙着参与物理室的协同课题而废寝忘食了么。再加上前天淋了雨,基本上伏见被宗像拢在怀里没有被淋,遭殃的果然是逞强的室长。少年一边碎碎念一边打开冰箱,可悲的发现一直被宗像填满的冰箱居然只剩下半条不甚新鲜的鱼。

——这个冰箱简直完美的再现了我的心情。伏见郁闷的想。他分类出几大包垃圾,拿上钱包,准备出门采购。

本来想跟室长说一声,不过看他连睡觉都不舒服的吸着鼻子,伏见就打消了这个念头。但是宗像挣扎着醒过来,开口却发不出声音的委屈样子让伏见差点心都碎了。

“家里没吃的了,我去买点东西。”伏见凑过去试了试宗像额头的温度,“室长想吃什么?——算了还是买点蔬菜什么的吧反正您平时就吃的清淡。”

“早,咳咳,快去快回,伏见君。”宗像的嗓子嘶哑得只能发出气声了,平时锐利的双眼也泛着红,闪烁着水光。“我不想一个人在家,伏见君。”他扬起头想亲亲少年,但是怕传染给他,只好委屈的缩回去。

“嗯,我马上回来。”伏见了然恋人的意思,感觉好笑又心疼。他亲了亲宗像的额头,逃也似的出了门。

嘴唇上还残留着恋人额头的温度,少年的心情格外羞耻。要是明天室长还不好起来就去医院。他恶狠狠的想。

TBC

时间不够,先放上篇吧( •̀∀•́ )~

这个梗是因为微子自己最近就在生病~热感冒真不是人干事啊(ฅ>ω<*ฅ)。

因为是手机打字所以很仓促,大家见谅哈(・ิϖ・ิ)っ

评论(9)

热度(38)